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
  第01章:冷棋 (第1/2页)

    PS:新书开张了,读者老爷们可以收藏,投票,外加投资了!

    无尽的黑暗中,罗耀看到了一点光明。

    脑海里两个灵魂打架,它们都是自己,就像是分裂的两个人格,两段迥然不同的记忆中,他看到一个光怪陆离的世界,这个世界里的人和物,还有那段屈辱的历史,又跟自己所处的世界完全重合,是密不可分的。

    有一天,他忽然明白了,那是代表未来。

    太真实了。

    真实之间有大恐怖!

    作为一个无神论者,罗耀是从来不信有鬼神一说的,不过,梦中发生的那些后来之事,还是让他感到触目惊心,夜不能寐。

    夙夜醒来,每每后背湿透。

    他是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,而现实比梦里更加可怕。

    杀戮,鲜血,还有无边的恐惧,只要一闭眼,脑海里全都是日军狞笑的面孔,端着带血的刺刀,还有呼啸而来带着罪恶的子弹,打在人的身上,一个个血窟窿……

    民国二十六年12月13日,日军占领金陵城,随后发生了惨无人道,灭绝人性的大屠杀,无辜的百姓和放下武器的军人就像是牲畜一样被驱赶至江边,然后他们架起了机枪,子弹像泼风一样扫射了出去。

    人就像割麦子一样倒了下去,鲜血将江边的滩泥都染红了。

    他就在其中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呼,呼……”午休醒来,罗耀大口的喘着气,眼睛通红,眼神如同那择人而噬的饿狼,寒光闪烁,乍一看,让人不寒而栗。

    “罗耀,又做噩梦了?”一道妩媚的声音从身后传来。

    声音有点甜,罗耀不用回头,就知道说话的人是谁,忙低下头解释道:“柳姐,没事,我习惯了。”

    柳玉梅,江城警察总局统计室副主任,三十岁上下,人送外号“一枝花”,整个警察局,对她有想法的男人能从大门口排进大楼,而他,现在只是江城警察总局统计室的一名小小统计文员。

    “你呀,都出了一头的汗,还是去洗把脸吧,容易着凉。”柳玉梅弯腰下来,眼眸一眨,关切的问道,“一直这样可不行,要不要柳姐陪你去找个大夫瞧瞧?”

    “谢谢柳姐关心,我这比以前好多了,不用去瞧大夫。”罗耀身子微微后仰,平复一下情绪,冲柳玉梅感激的一笑,这柳玉梅的热情他实在是招架不住。

    要不是走了后门,他就跟大街上的难民乞丐一样,吃饭都成问题,怎么敢还有其他的想法?

    金陵城破之后,大量难民西逃,现在有一份糊口的工作已经算不错了。

    统计室四个人,主任黄旭宁基本长期当甩手掌柜,他眼里只盯着上面的人,还有一个老刘,上班除了喝茶看报,啥事儿都不干,还倚老卖老。

    罗耀来了后,才算是真正有了一个干活的人,上手之后,他把整个夏口警察局的情况摸了一个底儿掉。

    日本人都快打到江城了,这些人还是一副漫不经心样子,没有半点儿危机感,真是让人心焦。

    日本人毁掉了金陵,也毁掉了他的家,他的生活,这仇恨倾尽三江水都洗刷不干净,他要报仇!

    “柳姐,你最近是不是肠胃不太好?”

    “臭小子,你……”柳玉梅脸颊瞬间酡红,这小子明明在做噩梦,怎么听见自己“放屁”了,明明很轻的。

    噩梦做多了,自己的听力也出问题了,总是听到一些不该听的东西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花楼街124号·吴记山货。

    “来了。”看见一个人影进来,老板吴志超一抬头,迅速的从柜台后面走了出来,小声的招呼一声。

    “嗯,给我拿两瓶酒,还有一包烟。”罗耀声音有些沙哑的说道,前天晚上没睡好,有些感冒了,嗓子难受。

    老吴没说什么,转身走进柜台,从下面取出两瓶白酒,还有一包花生,外加两盒哈德门牌的香烟。

    “少喝点儿,上次给你拿两瓶,这才几天就没了。”老吴关心一声,“对了,你上次跟我说的警察局下发内部通知,要从警察局抽掉一些人去参加特训的事情,组织上从其他渠道了解到一些情况,这次特训跟军调二处有关,除了规格比较高之外,招收学员的要求也相对严

  第01章:冷棋-->>(第1/2页)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